官方網站

示例圖片三
網站首頁 > 新聞資訊 > 建築人生

距 離

2019-07-15 14:35:25 官方網站 閱讀

距  離

劉雨潔(北京公司)

“姐姐,鐘祥好玩嗎?大超市零食多嗎?下次回家能不能再給我帶盼盼薯片……”2000年,我9歲,在村小學上三年級,家姐15歲,在縣城上高中,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寫信,泛黃褶皺的算數本上歪歪扭扭、稀稀落落地寫滿了我對姐姐置身“大城市”的羨慕與思念。

第一封信在犧牲5毛零用錢的基礎上由父親替我寄出,望着郵遞員叔叔遠去的背影,心裡對姐姐的回信充滿了期待。一天、兩天、三天……終于,兩周後姐姐的回信寄到了村小組長家裡,放學後顧不上老師繁複冗長的作業安排和“一二一、一二一”隊列式緩慢的回家行進步伐,拉上同組小夥伴便直奔村小組長家,在一堆信件中瘋狂翻找着類似父親名字的信封。姐姐回信的内容大抵已不記得了,隻記得一個月後,姐姐月假回家帶了我最愛的盼盼薯片和幾根時髦的發繩,往後隔三岔五給姐姐寫信、等待姐姐回信便成了我童年記憶裡最得意的事。

2003年6月,姐姐因高考失利,随同鄉叔嬸去廣州務工,那年春節,姐姐帶回了一部新手機,那是一部叫美辰的翻蓋手機,天藍色的外殼、小巧可愛的天線、自帶閃光的按鍵、清脆響亮的彩鈴,這個手機的一切都讓我愛不釋手。趁姐姐不注意,我偷偷拿手機在同組小夥伴面前炫耀了好幾回。當然那是姐姐的手機,年後她返回廣州時就帶走了,但它卻成了我與姐姐互訴思念、拉近感情的工具,往後的每周五晚六點,我都會準時守候在村小組長家的座機旁與姐姐聊天,每次都能聊上好幾十分鐘。

3年後,我升入縣城高中,來到姐姐曾經呆過的鐘祥市,我試圖循着6年前姐姐回信中的點點滴滴,去追逐姐姐的步伐,探尋“大城市”一切美好、新鮮、神奇。然而我卻迷失了,短暫的6年時間,乘着改革開放的春風,鐘祥市早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姐姐信中 “古韻古香”、“帳篷林立”的龜鶴池街道已被高樓大廈環繞,“磚瓦橫生”“溝壑縱橫”的環校小道已被寬闊、整潔的水泥路代替,路上來回有序穿梭的汽車、公交車、摩托車俨然已成了一道更靓麗的風景。來不及體驗太多,我便拿出姐姐送我的升學禮物——一部嶄新的諾基亞5300手機,撥通了那個早已爛熟于心的号碼,一股腦兒地将鐘祥大大小小的變化吐露出來。我們姐妹倆在電話中感慨着偉大祖國的飛速發展,感恩着帶給我們更多便捷、更多幸福感的新城市,而忘記了述說衷腸。

自從有了手機,我與家姐聯系更頻密了,我遇到任何新鮮的、難解的、委屈的、搞笑的事情,總是情不自禁地向姐姐“報告”,可是即便這樣,我依然覺得自己離姐姐很遙遠,依舊每天想念遠在異鄉的她。終于到了2012年,智能手機開始普及,我節衣縮食一個月,攢下800元,毫不猶豫去營業廳換了一部擁有視頻功能的手機。至此,每晚與姐姐QQ視頻聊天便成了我的新樂趣,陪伴我近6年的諾基亞5300宣告退役,曾經輝煌的諾基亞時代也随着祖國的飛速發展漸漸退出曆史舞台。

“姐姐,天貓精靈放小豬佩奇歌。”如今,我依舊每晚都會姐姐視頻,隻是聊天的平台換成了更便捷、更先進的微信,聊天的主角變成了2歲的兒子與5歲的侄女,兩位小可愛隔着手機屏幕奶聲奶氣的對話,像極了幼年我與姐姐的日常。此時我與姐姐雖相隔1500公裡,卻如同身處一室、親密無間。

20年來,從書信到電話、短信、視頻,頻率從兩周一次到一周、每天、瞬時,通訊速度由2G到3G、4G,距離由30公裡到1063公裡、1500公裡越來越長,我跟家姐的距離卻越來越近,這都是偉大祖國飛速發展帶給我們的便利,讓距離不再是親情的屏障。

70年鬥轉星移,70年翻天覆地,偉大祖國帶給了我們太多的驚喜;70年高歌猛進,70年春潮不息,偉大祖國續寫了一個又一個傳奇。作為一名中國人,我隻想高聲呐喊出那句隐藏在内心深處的告白:我愛你,祖國!


Powered by 中建三局二公司  ©2017-2019